小山洞府內。

樓閣錯落、樹木蔥鬱,藥田花圃中,各種珍稀草藥散發出沁人馨香,池水碧綠如玉,蓮花搖曳。

江父江母以及小妹站著,目光所及之處,盡是異景,不禁愣住了。

江婷兮忍不住踹了江牧一腳,嗔道:“臭哥哥,這麼好的地方,都不帶我來玩!”

“好啦,以後你想來就能來!”

江牧摸了摸她的頭,又轉過身:“爹孃,以後我若是不在家,遇到危險立即進來這裡,一切等兒子回來再說。”

“嗯!”

江父江母木訥的點了點頭,目光遠眺,正看見一里外,青山腳下的大石縣城。他們望著那座熟悉的城池,不禁嘴巴微張,發出一聲驚歎。

“哇!”

“小牧,你真成仙人了不成?!”

江牧微微一笑,道:“不是。不過,有了些手段就是了!”

江婷兮眼睛忽閃忽閃的,猛地抓住江牧的手,使勁搖晃:“哥哥,我也要修行!”

“哦,可以!”江牧輕笑,答應的十分爽快。

“耶!”江婷兮一舉粉拳,蹦了起來。

“話沒說完呢!”

江牧伸手一抓,手中出現一堆道書,笑道:“這些書你什麼時候背完,什麼時候開始正式修道!”

“什麼?”江婷兮面露驚恐,倒退了幾步,又抱著江牧不撒手,乞憐道:“哥~,這些書……這些書要背到什麼時候去,饒了我吧!”

江牧看著小妹這副模樣,卻未鬆口半分:“不行!小妹,修道之路,非一朝一夕之功。這些道書,是修行的基石,先通道書,再學道法。”

不通道典,修道就會盲目,會為修行埋下隱患。何況,小妹年歲尚小,心性不定,太早正式修道反倒不好。

“嫂子!……”江婷兮跺了跺腳,又纏著念英去了,也遭到了拒絕。

一家人看著江婷兮吃癟,也不由的笑了起來。

……夜風輕輕吹過,帶著絲絲涼意。

江牧凝望著星空,陷入了沉思。

“牧哥哥,你在想什麼?”懷中念英不禁動了動,微微抬起頭。

江牧舒了一口氣,道:“沒什麼,只是覺得……這玄天五行遁法還可以開發出來更多能力。”

“更多能力?!”念英美眸閃了閃,紅唇微微勾起:“你難道又想出了什麼妙點子?”

“哪有妙點子?”江牧搖了搖頭,道:“只是想著,以玄天五行遁法之能,是否能進一步開發小山洞府潛藏的能力?”

玄天五行遁法,乃是一門上位術法,有挪移、匿形、遁空等種種能力。

今日,江牧為家人佈置逃生時,他心中猛地竄出了一個想法。

挪移、遁空即為傳送,有傳送必有接收,加之江牧又是以整個小山洞府為錨點,這種情況,與藍星上那訊號基站何其相似。

若是再增加幾個節點呢?是不是就能實現能量互動?

如此一來,說不得要創造成一些不得了的玩意兒。

比如說……上古時期的‘傳送陣’、‘聚靈陣’?!

“換作以往絕對不可能實現,然如今靈氣復甦,使得種種道法神通的威力大增!”

“以我目前的道行,若非藉助洞府之力,根本連玄天五行遁法的門檻都難以觸控。但……誰讓我就是擁有一座完整的地仙洞府呢!”

江牧微微一笑,一揮手,頓時,小山洞府靈光激盪,風雲變幻……

……

一個月後。

小山洞府。

四根粗大的“黑鐵柱子”橫陳,水桶粗細,一丈多長,粗略估計有上萬斤。更令人驚奇的是,鐵柱表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叫人眼亂。

“牧哥哥,這鐵柱就是要用做‘基點’的東西?”念英目光落在鐵柱上,不禁走近了幾步細細觀摩起來。

江牧點了點頭:“不錯!”

一個月來,江牧死磕玄天五行遁法,不斷構思,又經過不斷地嘗試、調整、完善,他終是揣摩出一條路子。

關鍵之物,正是這四根鐵柱。

它們並非普通鐵柱,乃是江牧耗費不少靈材,又藉助念英的真火、鳳鳥羽飛的鳳炎,以小山洞府中天地之力鍛造而成,是真正的中品法器。

其上符文繁複,除了主符文挪移,另有聚靈、引源、匿息、印真、引氣……

單是望一眼,就覺得眼亂。

如此笨重粗大,符文又如此繁複,若是單憑法力驅動,至少也要第二境人師強者才勉強有資格了。

不過,江牧另有他法。他敲了敲鐵柱,笑道:“接下來,就是要將這四根鐵柱錨入地脈節點,以地脈之力承載法器。”

地脈節點,乃是一方地脈氣源流動的匯聚之地,特徵不顯,地點不定。江牧以地仙手段搜尋了整個大石縣,也只找到四個地脈節點,故而也只打造了四根鐵柱。

“那我們馬上試試?”

念英迫不及待起來。

“試試!”江牧亦迫不及待起來。

他立即喚來甲衛,驅使著一群殭屍,將這四根鐵柱一一運往指定的地脈節點。幸好殭屍力大無窮,又不知疲憊,否則這鐵柱著實不好搬運。

饒是如此,鐵柱全部運送到各處地脈節點位置,也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

第一處地脈節點,乃是一處密林,人煙罕至。江牧也未耽擱,立即運轉源力,啟用鐵柱上的部分符文。

下一刻,鐵柱發出一道亮光,竟是緩緩下沉,沉入地脈節點中。

江牧點了點頭,又打出一道靈光。頓時,周圍一里之地輕微顫抖了一下。顯然,地脈之力已經與鐵柱法器相連相通。

“成了!”

江牧面色一喜,見一切正常,又前往下一處地脈節點。

就這樣,江牧如法炮製,將四根鐵柱一一錨入了各處地脈節點。

夜晚,星辰璀璨。

江牧望了望遠方,低聲道:“成與不成,在此一舉了!”

卻見他一聲輕喝,引動小山洞府中的天地之力,雙手結印,頓時,一道巨大的符文靈陣盪開。

念英站在一旁,眼中閃爍著期待的光芒:“說不得這次牧哥哥又要搞出一個驚人的東西!”

精神融入小山洞府,借洞府之力,江牧感知到來自四個不同方位的一絲模糊聯絡。

他精神一振,法訣變動。

下一刻,符文靈陣光芒騰騰,靈光成束,化出四道延伸出去,消失在虛無中。

江牧循著一絲聯絡,以精神力努力控制著符陣靈光與法器鐵柱相通相連。幸好他靈魂堅韌、精神力也強,否則真做不到這一步。

不知過了多久,符文靈陣忽然快速黯淡下去,小山洞府發出陣陣撕裂般的聲音,彷彿是過載了一般。

啵!~

一道無形漣漪盪開,頓時,江牧身形倒飛出去。

“牧哥哥!?”念英驚呼一聲,飛身接住了他。

只見江牧嘴角溢位一縷鮮血,神情萎靡。

見狀,念英立即掏出丹藥給江牧服下,並施法為其治療。

“大意了!”江牧吐出一口濁氣,道:“以法器鐵柱為基點,以小山洞府天地之力為引,未曾想會造成這般大的負擔,險些毀掉整座小山洞府!

小山洞府終究是下品洞府,底子還是薄弱了些!”

念英失落:“失敗了嗎……”

“那倒也沒有!”江牧忽然咧嘴一笑,道:“雖然並沒有達到理想的狀態,不過嘛……”

念英晃了晃江牧,嬌聲道:“哎呀,別賣關子了!”

江牧輕笑道:“也沒什麼,不過是小山洞府的輻射範圍突破限制,囊括了方圓十里。”

“什麼?”念英不禁微張著嘴巴。

囊括方圓十里,她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方圓十里內,地仙之力加成!

這僅是基礎能力而已。雖說地仙困居一隅,但終有強力之處:洞府之力所及,便為手中天地。

江牧微微一笑,道:“雖然沒有如預期那般籠罩整個大石縣,不過有法器鐵柱牽引,到底是將小山洞府的洞府之力擴散出去了一些。”

“如今方圓十里內,任何地方我均可一念而及。不過,目前我尚不能挪動他人。”

“那很厲害了!”念英眼睛泛光。

“還有更厲害的!”

江牧神秘一笑。接著,他盤腿運功,本命劍飛出,迸發靈光,縈繞在他身周。

下一刻,小山洞府開始吞吐吸納周遭靈氣、月華。其擾動的範圍慢慢增大,漸漸的,覆蓋了整整十里。

方圓十里空間,颳起一陣微風。小山洞府宛若一個旋渦,靈氣、月華、陰氣……均被牽引而來,濃郁的能量形成了一道道耀眼的光束。

如此充沛的能量,就算是十幾個九叔那種級別的強者一起運功吐納,也不能形成如此規模。

江牧一拉,扯過念英一起坐下運功起來。倆人浸潤在濃郁的能量中,不禁發出一聲清吟。

然而,江牧似乎猶不滿足,意念散了出去。

下一刻,幾隻妖獸發力,五行離合陣起!

屍陰洞,密密麻麻的殭屍開始拜月,引下月華!

……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快穿:頂級織夢師

遲韻華傾

喜羊羊之:青青草原大決戰

青霜龍女的雪菲

第一校花無人敢惹,直到我重生

鯉魚躍龍門6

神凌獨一

天下一枝梅

韓醫仙亂仙俠

一門心思的小淵

如懿傳衛嬿婉重生:炩火輝光

翰墨無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