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親王派來的人看到張凡的舉動,當即就慌了。

他們十分清楚查理親王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於是連忙對著張凡說道:“張凡先生不要生氣,我們不是那個意思,您不要誤會。

既然您需要時間考慮,那我們回去後,一定將您的意思轉告給親王大人。”

“你們可以走了。”張凡看著緊張的幾人緩緩說道。

幾人聞言,連忙轉身離開,回去找查理親王覆命去了。

查理親王的人離開之後,張凡看了一眼房門外面,出聲道:“既然不著急回去,那就進來喝杯茶吧?”

隨著張凡的話音落下,一臉意外的方言緩緩走了進來。

“方先生這麼晚了還不回去,是有什麼事情沒辦完嗎?”張凡出聲問道。

“你什麼時候認出我的?”方言對著張凡問道。

“剛才你和那些人一進來,我就認出你了。”張凡示意方言坐下說話。

“原來是這樣。”

方言默然,他本以為隱藏的很好,卻沒想到張凡一開始就認出了他。

“我今天來,是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沉默片刻後,方言對著張凡說道。

“方先生請講。”張凡倒了一杯茶給方言。

“那面青銅鏡,你應該是不準備和我們交換吧?”方言問道。

張凡點了點頭,“沒錯,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打算把青銅鏡交給任何人。”

對於張凡的回答,方言沒有感到任何意外。

他雖然只和張凡見了兩次面,算上這次也不過第三次,但他知道張凡一旦做出了決定,是不會更改的。

即便對方擁有著不俗的身份和來歷,張凡也不會因此而做出改變。

當初愈靈的授權如此,今天的青銅鏡也是如此。

“我知道你或許有些本事和勢力,但有些事情不是人力可以對抗的。

如果我說你不交出青銅鏡會死,你相信嗎?這並不是威脅。”方言看著張凡,一臉認真的說道。

張凡聞言,微微一笑後說道:“我相信。

一面可以看到未來和過去的青銅鏡,我相信對吸血鬼的誘惑是巨大的。

別說是殺我一個人,就是殺一千萬人,他們的眼睛應該都不會眨一下吧。”

聽到張凡的話,方言臉色劇變,猛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你……你……”

“你是想問,我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張凡端起茶杯緩緩的喝了一口。

張凡簡單的幾句話,卻對方言產生了巨大的衝擊。

方言怎麼都沒有想到,距離約翰牛萬里之遙的張凡,竟然知道吸血鬼的存在。

與此同時,他也明瞭張凡不肯交出青銅鏡的原因。

“其實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還要多。”張凡看了一眼滿臉震驚的方言,示意他坐下。

等方言坐下以後,張凡繼續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也和宮本次郎一樣,身懷著某種特殊能力,而且這種能力的來源,同樣也是一件青銅器。”

“嗖……”

方言聞言,再次站了起來,這次方言的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對張凡的恐懼。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

看著情緒激動的方言,張凡再次示意他坐下。

“我並沒有任何的惡意,你所有的問題,我也都會一一解答,不過相應的,你也需要告訴我一些事情。”

看著張凡一臉誠懇的模樣,方言遲疑了一下,然後重新坐了下來。

“你想知道什麼?”

“你的特殊能力是什麼?那件賦予你特殊能力的青銅器是什麼樣的?”張凡出聲問道。

“我的能力是心靈感應,可以看到聽到他人的心中所想,不過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暫時不能使用了。

至於原因我也不知道,自從離開約翰牛開始,就經常莫名其妙的發生這種事情。

至於讓我擁有這種能力的青銅器,是一口大概三四十公分高的青銅鐘。”

“鍾?東皇鍾?”張凡心中不由得一驚,同時還有一些疑惑。

傳說中東皇鍾具有毀天滅地之能,而方言的獲得的能力,卻只是心靈感應。

這能力和東皇鐘的威名比起來,似乎差距有點大。

“方言極有可能和韓正的情況類似,應該只是獲得了神器上的傳承,並非成為了神器的主人。”張凡心中暗自猜測道。

“那口鐘現在在哪裡?”張凡繼續問道。

“青銅鐘已經被吸血鬼拿走了,他們想要搞清楚我一個普通人,為什麼會擁有他們高階吸血鬼才擁有的能力。”

“你現在在為吸血鬼做事?”張凡問道。

方言點了點頭,表情有些痛苦的說道:“我的父母已經被他們同化成了吸血鬼,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想讓你為他們所用的話,難道不應該把你變成吸血鬼嗎?”張凡有些不解的問道。

方言回答道:“他們在我身上試過很多次,咬過我,也逼我喝過他們的血,但都沒有任何的作用。

也正是因為我沒有辦法變成吸血鬼,他們才把我的父母變成了吸血鬼,想以此讓我有歸屬感。”

聽到方言所說,張凡突然想到了清靈。

清靈的作用,就是徹底清除吸血鬼體內的血癌細胞,讓吸血鬼重新變回人類。

只是在服用清靈之後,會保留還是吸血鬼時候的能力。

如果清靈被吸血鬼所得,那將會引發極其嚴重的後果,改變世界格局也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當初研究出清靈後,除了給被不小心被同化的張力服用過一次,張凡就再也沒有將其拿出來過。

“我說了這麼多,你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嗎?”方言出聲打斷了張凡的思緒。

張凡回過神來後回答道:“我和你一樣,只是一名普通的龍國人,只不過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知道了一些事情。”

“和我一樣的龍國人?”

方言聞言微微一愣,然後搖了搖頭,“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問過我這個問題,我當時也告訴過你,我並不是龍國人。

黃色面板的人,不一定就是龍國人。”

張凡說道:“你說的沒錯,但如果你不是龍國人,你身上的特殊能力又如何解釋?”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重生,異國同學你好香

邶處孤櫻落

反派:從帝都太子爺開始鎮壓世界

鋪油紅布林

放課後,我契約了雙胞胎校花

夢見星辰s

重生:班花和我,那年十八

西門笑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