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二小姐,我向您賠禮道歉來了,是我沒管好手下的人,讓您受驚了。

本來想把時聰雨那個小賤人抓過來給您賠罪的,誰知她昨天晚上拿走我倉庫裡的部分食物開著衝鋒舟逃走了。

我這才知道她瞞著我做的那些混賬事。本來是看她可憐給她一口吃的,沒想到是個白眼狼。

那個賤人做的事我一點都不知情,希望蘇二小姐您不要誤會。

我發現她逃走後第一時間就派人去找她了,等找到了一定第一時間讓她向您賠罪,您看可以嗎?”

李公子彎著腰做小伏低,陪著笑說道。

蘇梓悅沒想到時聰雨還陰了李公子一把,她還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知道自己不會放過她,李公子也不會保她,乾脆直接拿了東西開溜。

蘇梓悅也沒打算為難李公子,這本來就是她和時聰雨之間的事。

“那就這樣吧,希望你以後眼光擦亮點。”

蘇梓悅沒指望李公子能找到時聰雨,人家肯定溜得遠遠的,怎麼可能會等著他們來找?

等李公子走了後,在李公子面前一臉平靜的蘇梓悅瞬間變臉,生氣地錘了兩下抱枕,小臉鼓鼓的,氣成了一條河豚。

“李公子能找到才怪了,時聰雨現在肯定已經跑得遠遠的,難道我就白白被她捉弄了嗎?”

“不會的,她找不到,我們自己找,做錯了事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徐景安眼底閃過一道狠戾。

“景安哥,你真好。不過如果要花太多物資的話就算了,這個仇可以晚點再報。”

以前誰欺負了蘇梓悅,徐景安總是能讓那人光速滑跪,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砸錢。

現在錢已經沒用了,如果要快速找到時聰雨,就要花物資讓別人幫忙,蘇梓悅覺得把物資花在時聰雨身上不值得。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不用擔心物資的問題,餓了誰都不會餓著我們小悅的。”

徐景安覺得蘇梓悅太過懂事了,讓他心疼,以前的她受到欺負了只會想著如何快速讓對方付出代價。

哪裡會像現在這樣有所顧慮,都怪他沒用,沒有給小悅足夠的安全感。

“我才不是擔心這個,我就是覺得不值得,我們那麼辛苦蒐集到的物資才不要花到她身上。”

“好,聽我們小悅的。”

徐景安嘴上應著,心裡已經盤算著該找哪邊的人去找時聰雨了。

蘇梓悅在記仇的小本本上給時聰雨重重記下一筆,就把這事拋到腦後,抱著平板快樂刷劇了。

……

午飯後,徐景安開始進行大掃除,他讓蘇梓悅把大件傢俱收進空間,在放置傢俱的地方清掃消毒後,再讓蘇梓悅放回原位。

蘇梓悅昨晚已經給高箐雯和趙子煦說了可能會有傳染病的事,讓他們如果出門要戴好口罩。

同時也匿名向政府那邊傳遞了這個訊息,免得到時候那邊手忙腳亂的。

最重要的是蘇梓悅不想看到好不容易稍微安穩的秩序再次被打破。

政府的動作也很快,知道現在的環境非常容易得傳染病,便釋出了一則通告。

為了避免傳染病的爆發,請廣大市民朋友們注意以下幾項:

1.在面板有傷口的情況下千萬不要下水撈物資,避免傷口被汙水感染。

2.一旦發生面板破損一定要用清水洗淨,再用消毒液消毒後包紮,避免傷口再次被汙染。

3.不要與別人混穿鞋子,以免足癬傳播。

4.儘量保持手的清潔,不要用髒手揉眼,毛巾不要與別人混用。

5.發現面板感染、紅眼病、腹瀉或發熱等症狀請及時聯絡醫護人員進行治療。

6……

通告是發出去了,但是很多人被條件限制,根本無法做到。

雖然雨停了,可是水位依舊沒有降低,大片建築浸泡在水中。

有些常識大家都知道,但是在餓肚子面前,明知有感染的風險,也只能抱著僥倖心理繼續下水搜尋食物。

政府一直在積極進行救援,通告發出後便劃區域派出人手,在每個區設了物資發放處和治安保衛組。

每人每天憑藉自己的身份證可以去物資發放處領取一份食物和水。

聽到訊息的人們天沒亮就起來去排隊了。

等物資發放處的人開始發放物資的時候,隊伍已經排了長長的一條,一眼望不到頭。

蘇梓悅不缺這點食物,主要是如果真有傳染病,人群密集的時候被傳染的機率會直線上升。

她跑到樓頂天台用望遠鏡看去,剛好看到有一個男人一邊說著什麼一邊推了一把前面的老人,老人沒站穩掉到了水裡。

還好治安組的人很快趕到,把老人救了上來,男人不滿地說了些什麼,治安組的人直接把男人扯出隊伍帶走。

帶頭的隊長拿著一個大喇叭對正在排隊的人說道:“如果誰再惹是生非,就跟他一樣,今天領取物資的名額作廢。”

這話一出,有自己小心思的人瞬間老實下來。

“幹得漂亮!”

蘇梓悅舉了舉自己的小拳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怎麼感覺那個隊長好像往自己這邊看了一眼?

可能就是剛好看過來了,那麼遠他也看不清楚,再說看清楚又怎樣?她又沒惹事!

太陽高高掛起,室外氣溫已經來到了三十六度。

蘇梓悅看著頭頂的大太陽,想到了什麼,興沖沖地跑到徐景安面前,“景安哥,我們是不是可以在天台上種點東西?”

“小悅,種菜每天都需要澆水,然後你願意隔一天或隔幾天洗澡把水省下來的話,那就可以。”

蘇梓悅的一腔熱血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

“好吧,當我沒說。”

想起她種死的仙人掌,蘇梓悅安慰自己種菜也不一定能種活,還是把水留著來洗澡吧。

閒得發慌的蘇梓悅被徐景安叫去爬樓梯了。

她的體力有了顯著提升,現在爬一遍樓梯已經不會像第一次那樣半死不活了。

所以,現在爬樓梯的次數被徐景安增加到了三遍。

蘇梓悅爬到十七樓時,聽到有人在爭執,她八卦的因子瞬間啟用,興沖沖貼著牆角看戲。

徐景安想要把她拉走,還被她眼神警告“別扒拉我”。

他頭疼扶額,只好被迫一起聽牆角。

“你身上是不是起了紅疹?快給我看看,我之前怎麼說的?

我們娘倆餓個一兩天餓不死,讓你把傷口養好了再下水,你就是不聽!”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總裁的寶貝計劃A

大劍仙靠著AI出滄海

奔向你,抱緊你

愛嘉嘉0417

遺憾與驚喜

李剛同志

古域蒼皇

九寶

佛見笑

不苦苦瓜

公子,世道變了

寰宇無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