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長,外面有人找您。”一傭人進到一個豪華的殿堂,跪下行禮稟報道。

白魔聯盟的副會議長鞠誠正在逗弄小貓,聽聞有人求見並同意讓那人進來。

穆擎斯入內,並關上了門,走到鞠誠面前,作揖鞠躬:“會議長。”

“何事啊?”鞠誠將小貓趕走,面正嚴肅問。

穆擎斯簡潔明瞭:“關於殺人的事,溫家小姐溫奈。”

“溫奈?”好耳熟的名字,這不是溫長老溫宏木最疼愛的孫女兒麼?惹不起。

“是的,”穆擎斯抬頭和鞠誠對上視線,“殺害同伴,侮辱同學,又私底下嚴刑拷打。”

“空口無憑,有什麼證據?”鞠誠認為,在這個強者為尊的時代,殺人的事再正常不過了。

但是在出現在學院裡頭,倒是有點不合適,能在學院就發生這種事情,那指不定是有什麼自已高攀不起背景。

更何況是溫長老最看重的人?他對學院裡面的事也有了解,向他來說明溫奈的惡劣行為的人也有不少。

但對方是什麼背景?自已又是什麼背景?自已已經是家族裡面最強勢的靈法師了,爬到這個位置也付出了不少辛苦,要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那他這些年的苦算什麼?

“您要不信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我的家人被她和她身邊的人殘害至差點死了。”穆擎斯心中已經有些不爽。

鞠誠拍案,提高音量以示威嚴:“無緣無故為什麼就傷害你的家人?怎麼不是你的家人有錯在先使得溫奈不得不動手,小孩子之間的矛盾,跟你有什麼關係?跟老夫又有什麼關係?”

“什麼意思?”

“你怎麼不去問問你的家人先做了什麼讓溫小姐難堪的事?你去學院裡面隨便抓個人,問問他們溫小姐是什麼人再來造謠。”

“我造謠?”穆擎斯指著自已反問。

“你汙衊她,怎麼還有臉面來找老夫?芝麻小事,你知道溫小姐是什麼人嗎?你惹不起的,你沒死不就好了。”鞠誠居高臨下地直視她。

“死禿驢,你個老不死j不j啊?老子汙衊那隻畜生?那j種做的惡事要是是真的你去死行不行?”穆擎斯破口大罵,“嗶嗶嗶地叫,你神聖死了喲,咋沒人給你封個畜生的頭銜呢?”

“大膽!”鞠誠用力拍桌,“你一小輩有什麼資格對老夫大喊大叫?”

“笑,我一小輩有什麼資格?好笑,太好笑了,一巴掌把你祖宗拍得魂飛魄散,別說你了,你祖輩上哪一個人給老子提鞋都不配。”穆擎斯說完徑直消失在原地,大門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啟還砰地用力關上了。

好好好,強者為尊的時代是吧,會玩會玩。

走著走著,在走廊的王珂來不及反應,與疾步走出來的穆擎斯撞了個滿懷。

“啊,我沒看見。”穆擎斯不好意思地道,並把她從地上拉起來。

假的,就是故意的,撞死你。

“你......”王珂指著她剛要開口罵。

“你什麼你,你是不是要問我長沒長眼睛?”穆擎斯扇了她一巴掌,“叫叫叫,你什麼檔次配和我說話?”

王珂氣得發抖,被扇的那邊臉火辣辣地疼,力氣挺大,痛死了!

“太愛面子的人下場都不怎麼好哦!”穆擎斯說完徑直離開,恰巧碰見了秦楚含。

秦楚含打了聲招呼,小心翼翼問:“為什麼太愛面子的人下場都不怎麼好啊?”

穆擎斯湊到她耳邊,悄悄道:“因為容易做出極端行為。”

說完輕笑一下,直起身離開了。

秦楚含捂著那隻聽穆擎斯說話的耳朵,熱熱的,目送著她消失的背影,心還是無法平靜。

“站住。”溫奈黑著臉。

“吼?”穆擎斯挑眉,“今天運氣怎麼那麼好,總能遇到人兒。”

“我不會放過你的。”溫奈高傲說道,露出了一個把對方耍得團團轉的表情,“等著呢,到時候有你好受的!”

“嗯?真的嗎?很期待誒!快來抓我呀。”穆擎斯歪頭甜甜一笑,不理會溫奈就離開了。

在絕對實力面前,你耍再多小心機都沒用。

溫奈冷笑,眼含陰冷地盯著穆擎斯的背影。

自已還是第一次被小瞧,看來對方是不知道她的真實實力。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榮耀之城:第一季

三也三齊

飛鶴逐花

戒墨

約定最是青春裡

黃昏後的黎明

心機榜一想拐跑捏捏博主!

吉鹿小小

那年花落滿城

多疑

聯姻後我成了狼族族長的小作精

多多正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