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的馬克開啟了石門。

“原來著名的真理之口,是通往柱之男沉睡處的入口嗎?”

四人向下走著。

“有一股很強烈的詭異妖氣,西撒,試過對沉睡的柱之男使用波紋嗎?”

“波紋是針對生物的能力,變成石頭的他們是無機質,他們不醒來就沒用。”

幾人走到洞前,卻發現駐守在這的軍隊全都不見了。

“喂,不是有軍隊在這守著嗎?在哪啊?都沒有啊?太安靜了吧。”

“是你太吵了。”

“奇…奇怪,這裡原本應該有我軍的崗哨。”

聽到馬克的話,西撒有點疑惑。

“納尼?”

這時的二橋突然踩到了什麼,發出了像橡膠一樣的聲音。

“喂,我剛剛好像踩到了什麼,踩到了什麼超噁心的東西,這是什麼啊?”

馬克將手電筒往那一照。

一張張人皮便顯現出來。

“這…這是人皮!全…全軍覆沒了!不是吧?”

此時的馬克已經被嚇破了膽,瘋了一樣的朝黑暗處跑去。

“喂!德國小子,別去那邊,有什麼東西藏在那裡!”

光線將煙霧內的身影照映出。

這是我們的騷氣柱男三兄貴。

“什…什么!”

“怎麼會這樣,這,這些傢伙。”

“已經甦醒了!快逃啊!馬克!”

三兄貴並沒有理馬克,瓦姆烏在路過馬克的時候輕輕撞了他一下。

馬克的半邊身子直接被撞沒了,鮮血噴濺。

“馬克!”

失去半邊身子的馬克倒了下來,被西撒扶住了。

“馬克!”

“西撒,西撒。”

“馬克!”

二喬憤怒的轉過頭去。

“那些傢伙根本沒在意我們,對他們來說,撞上那個德國青年,把他的身體一分為二,就和人類踩死螞蟻一樣也不會注意到一樣!”

而瓦姆烏,則走到另外兩位前面,半跪下來。

“外面好像是夜晚啊,瓦姆烏。”

“是的,卡茲大人,接下來要怎麼做。”

“當然是去尋找存在於這世界某處的艾哲紅石,就差一步了,把艾哲紅石鑲嵌進這裡,石鬼面就完整了!”說著艾西迪西掏出來一個額頭上有著巨大凹陷的石鬼面。

“但是,艾西迪西大人,人類世界似乎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傳說紅石為羅馬皇帝所有,想必那個時代已經終結了,也就是說我們首先必須探明紅石的去向,連羅馬皇帝都為之傾倒的紅石,一定會在人類的傳說中留下蛛絲馬跡,我一定會把它找出來。”

“我們有的是時間。”

“總之先出去看看人類世界的變化吧。”

躲在暗處的迪奧很震驚,她沒想到這三位柱之男竟然這麼強大,這三位和桑塔納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尤其是那位頭部包裹著布料的柱之男,迪奧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極其強大的氣息,想必這是一位謀略與實力並存的強大人物。

雖然她現在有著「世界」,但這不代表她能與這三位抗衡,現在的她也只能勉強和其中一個打個五五開。

說完艾西迪西和卡茲便向外走去。

但是卡茲在路過瓦姆烏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影子。

瓦姆烏的身體本能反應,腿向後踢,腿上帶起的風割傷了卡茲的一隻手臂。

“瓦姆烏,你這傢伙在幹什麼?”

“等等,艾西迪西。”

“卡茲大人,我失禮了。”

“瓦姆烏,你極度討厭別人踏入你的影子裡,被踏入的話你就會無意識地做出反擊,我把這件事都忘了,畢竟都過了2000年了。”

“我對主人做了無禮之事,隨您怎麼處罰我。”

“不,我為什麼要那樣做,你現在這種鬥志,我非常需要,踏進了你的影子是我不對,原諒我吧,瓦姆烏。”

“卡茲sama。”

“走吧,瓦姆烏。”

“是。”

然後鏡頭又給到我們可憐的馬克這裡。

“西撒!殺了我吧,快殺了我!”

“馬克!”

“我…我漸漸的感覺到疼痛了,好…好害怕,麻痺的傷口漸漸感覺到疼痛了,快點殺了我吧,西撒!”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我的世界一片黑暗

花亦落

佛說四十二章經

妙音0

火影之我不是廢物啊

千手泉扉

智者不入愛河,快穿要當富婆

始冬

萬人迷只需躺平就好

啾啾神貓

張三成長記

不周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