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問,您臉上有沒有點特別的感覺,不是問你這藥丸味道怎麼樣。”

陳敏閉上眼睛,認真感受了一下,這才睜眼說道:“有點癢癢的,好像有螞蟻在我臉上爬。”

“這是正常現象,一會可能還會熱,還會微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突然,阮凌雲愣住了,他眼珠子瞪得滾圓,一副見了鬼的神情。

“怎...怎麼了?”

好不容易那三重摺磨,看到自己老公的表現,陳敏心裡咯噔一下。

自己該不會吃錯藥,毀容了吧。

“嗯呀,歪婆,倪好像變年輕了呢。”

林萌萌咬著小手指,用最萌的語氣道出了阮凌雲他們眼中的事實。

“媽,你的...你的魚尾紋不見了。”

阮勝蘭捂著嘴,同樣神色震驚,“還有你的頭髮......”

陳敏雖然保養得不錯,但終究年紀擺在那,耳鬢也長出了不少白髮。

但此時,吞服了林宇軒的回春丹後,她長出的白髮,竟有變黑的勢頭。

林宇軒神色淡定,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彷彿這一切,盡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的天,一顆效果就這麼明顯?”

迫不及待跑到一面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陳敏驚訝得嘴巴都快合不攏了。

她也終於明白,自己老公、女兒還有外孫女,為何會有那麼大的反應了。

一顆回春丹就起碼讓自己年輕了五歲,要多吃幾顆,她還不得返老還童啊。

“我感覺像是在做夢。”陳敏忍不住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

然而,叫出聲來的卻是阮凌雲。

他揉了揉自己的大腿根,沒好氣地說道:“你掐我作甚?”

阮凌雲捲起褲腳,看了一眼被陳敏擰的地方,那裡赫然已經紅了。

“我想看看是不是在做夢,既然你知道疼,那應該不是夢了。”

陳敏嘿嘿笑著道。

她盯著手裡的玉瓶,顯然已經在盤算下一頓吃幾顆了。

像是看出了陳敏的心中所想,林宇軒神色鄭重地提醒道:“岳母,回春丹藥效驚人,以你的體質,最好一個月服用一顆,多了的話,身體會受不了。”

“啊。”陳敏一臉失望,“我還打算一個星期把這些藥丸全消化掉呢。”

林宇軒狂汗,幸虧提醒了一句。

要不然陳敏一口氣全吃光了,指不定會整出什麼副作用來呢。

“拿來。”

忽然,陳敏攤開手掌,望向阮凌雲手中的玉瓶。

那意思,不言而喻。

“幹什麼?這是我的。”

阮凌雲反手將玉瓶藏到背後,一副死都不可能交出來的架勢。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陳敏冷笑,直接拿捏住了他的軟肉。

不交,行,那腰子不要了。

“嗨呀,不就是瓶回春丹麼,老婆要,我哪敢不給啊。”

阮凌雲苦著臉,只得投降,乖乖交出了玉瓶。

接過玉瓶,陳敏滿臉的得色,那模樣,簡直像是打了勝仗班師回朝的大將軍。

就在這時,林宇軒緩緩開口:“那個...我給岳父的玉瓶裡,不是回春丹。”

此話一出,阮凌雲和陳敏都是一愣。

“不是回春丹,那是什麼?”

陳敏開啟玉瓶的蓋子,果然見裡面的丹藥跟回春丹不太一樣。

“咳咳,這個嘛,不方便說。”林宇軒突然老臉一紅。

“什麼情況?”阮勝蘭在旁偷偷地搗了他一下。

“咳咳,反正這瓶丹藥,我是給岳父的,岳母你搶去也沒用。”

林宇軒乾咳一聲,這樣說道。

“行,那我就還給你岳父。”

陳敏倒也乾脆,聽到林宇軒的話後,她直接把玉瓶還給了阮凌雲。

“那個...林宇軒啊......”

阮凌雲這個陌生的稱呼方式一出來,阮勝蘭立刻瞪眼朝他望去。

但阮凌雲卻像是沒看見似的,繼續說道:“你這瓶給我的丹藥,到底是什麼用途的?”

見識到了回春丹的逆天功效,阮凌雲哪還能懷疑這丹藥的真假。

猶豫了一下,林宇軒終於是開了口:“長駐丹。”

“長駐丹?”阮凌雲和陳敏異口同聲道。

“對,你們可以理解成,嗯...金槍不倒丸。”

此話一出,陳敏和阮勝蘭的臉色唰的一下紅了。

倒是阮凌雲愣了一下,隨後便發出了洪亮的笑聲。

“好一個長駐丹,女婿,你有心了!”

將玉瓶收好,阮凌雲望向林宇軒的目光,明顯比剛來的時候和善了N倍。

甚至,他在不經意間,連對林宇軒的稱呼都變了。

“咕~”

就在這時,林萌萌的小肚子突然不合時宜地叫了出來。

小丫頭撅著嘴巴,可憐兮兮地說道:“歪婆,萌萌餓。”

驚訝地掃了林宇軒他們一眼,陳敏問道:“你們來之前都沒有吃晚飯?”

阮勝蘭微微搖頭:“沒有,我們一下班就趕過來了,只不過路上發生了點意外,所以才回來得晚了。”

說著,阮勝蘭便將林萌萌實力坑爹的經過講述了一遍。

阮凌雲和陳敏聽的是哈哈大笑,連長輩的威嚴都丟到了一旁。

不過,對於林萌萌會做出這種大義滅親之事,他們倒也並不奇怪。

顯然,林宇軒已經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了。

“你們在客廳裡坐會,我去給你們炒兩個菜。”

陳敏叮囑了句,而後轉身進入了廚房。

“一會我們爺倆喝一杯。”

阮凌雲笑著望向林宇軒。

自打林宇軒贈送長駐丹後,他越看林宇軒是越順眼。

“恭敬不如從命。”林宇軒呵呵笑道。

不多時,飯菜燒好,被陳敏端了出來。

幾個簡單的小炒,雖不如林宇軒做的那樣色香味俱全,但也都非常不錯。

香氣撲鼻,直勾人的饞欲。

“勝蘭,我就放心的交給你了,希望你莫要辜負她。”

飯桌上,阮凌雲舉起酒杯,鄭重交代。

林宇軒起身回應:“岳父放心,我再也不會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點了點頭,阮凌雲遂又舉起酒杯,問起了林宇軒的一些事情。

林宇軒來者不拒,一一做出瞭解答。

等到阮凌雲把該問的話問完,兩人赫然已經都十幾杯白酒下肚了。

林宇軒還好,修為深厚,五臟六腑的強度早就超出了一般人。

故此,這幾杯酒下肚,對他來說根本無關痛癢。

反倒是阮凌雲,這個主動敬酒的人,有點吃不消了。

他打著酒嗝,面頰紅潤,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我跟你說啊,小林。男人,就要持久!

想當年你岳母在學校裡追求者無數,為何偏偏看上了我?

嘿嘿...就是因為...嗷嗚......”

阮凌雲被氣得臉紅的陳敏一口咬在肩膀上,痛得他哇哇大叫。

一旁的林宇軒和阮勝蘭對視一眼,皆以手撫額,哭笑不得。

眼瞅著陳敏將醉醺醺的阮凌雲拖回了房間,他們這才安安心心地開始吃起了晚飯。

一家人其樂融融,歡聲笑語不斷。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煉氣煉了五千年

核能小龍蝦

欺負我只重生十年,老婆狠狠調戲

長野原老公

靈武:全系之主

未雨覆輕舟

步步驚婚:強娶億萬萌妻

花暖

深淵系統:這叫天棄之子?

凡事紅塵

反腐女孩

王利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