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辭跟沐熙情投意合,兩人結婚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當然了,這個緊要關頭,蘇晚棠自然是堅定站在容祁珩這邊。

夫妻本是一體,哪能讓他孤軍奮戰啊。

蘇晚棠:“我聽我老公的。”

這句話對容祁珩而言,無疑是助力。

沈澤勳也是個老狐狸,知道容祁珩答應不太容易,他直接道:“可以先領證。”沈家為了兩人的婚事,也是拼了。

容祁珩:“不行,熙兒要出國深造,結婚會耽誤她。”

蘇晚棠:“……”

許黛嵐:“……”

沈澤勳:“……”

出國?

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在無中生有呢?

許黛嵐看了沈星辭一眼,後者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沈星辭見招拆招:“容叔叔,沐沐去哪個國家,我就把分公司開在哪裡。”

“對,沈家也有業務在國外,絕不讓兩孩子兩地分居。”沈澤勳反應很快,這一刻無疑是神助攻。

談到最後,容祁珩還是堅持自已的想法,“最多訂婚,其他的想都別想!”

兩人本來就有婚約,正式定下來也不錯。

許黛嵐和沈澤勳自然沒什麼意見,第一次本來就是試探,這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

提親是大事,他們也沒指望能一次性成功。

而沈星辭本來就在計劃大事,他也沒想著寵女如命的未來岳父能答應的那麼快。

沐熙知道了親爹的反應,倒也平靜,她就知道沒那麼簡單。

她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的時間不久,可她體會到了他們對她濃濃的愛。

一切似乎都在情理之中,答應的太快才是不正常。

讓沈星辭陪父母白跑了一趟,沐熙心裡有點愧疚。

“誰說白跑了?”沈星辭坐在了沐熙旁邊,他安慰小姑娘道:“容叔叔不是答應了正式定下來嘛?不準胡思亂想。”

“小哥哥,你別安慰我了。”沐熙嘆氣道,“我爸還說讓我等到三十歲再結婚也不遲。”

沈星辭:“……”

沈星辭眼角直抽抽,他明顯沒想到還有這事。

不過倒像是容祁珩能做出來的事。

他注視著沐熙的眼睛,無奈道:“叔叔真說了?”

沐熙點頭,如實道:“是啊,喝醉酒說的。”

沈星辭:“喝醉酒說的話當不得真,等你三十歲了,阿昱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你說容叔叔到時候會不會著急呢?”

沐熙想到那個畫面,倏地笑了。

……

經過沈家上門的事,容祁珩不想讓沐熙跟沈星辭走了。

要讓沐熙待在容家,他才能安心去公司。

誰讓那小子惦記他女兒啊,作為父親,他不將人放在眼前,合適嗎?

要是讓容祁珩知道沈星辭和沐熙不僅住一起,還是在一個房間,估計能氣得暈厥過去。

不過容祁珩到底沒有如願。

沐熙雖然乖巧聽話,但在和沈星辭的感情上,她是很堅定的——絕對不能讓他一個人扛。

容祁珩找了藉口,每天都讓沐熙回家,甚至沈星辭來接人了他也不放。

時間長了,沐熙也發現了,親爹就是故意的。

他故意不讓她和沈星辭多接觸。

沐熙都有點無奈了。

沈星辭也發現了。

這天他來容家接沐熙,結果容祁珩再一次表示了不想讓沐熙跟他走。

沈星辭不想讓沐熙為難,也不想讓沐熙為了他和容祁珩作對。

他主動道:“沒關係,你住在家裡,我自已回聽軒小築。”

“小哥哥……”沐熙有點心疼他了,來都來了,居然不放人。

沐熙頭都大了,這個爸爸這樣呢?

容祁珩直接趕人,“既然這樣,那你就自已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他覺得沈星辭還挺識相,居然沒和他搶小閨女。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沐熙對他不滿意了。

“爸爸,我小哥哥才剛來,你怎麼能趕他走了?”

小姑娘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在場的兩個人都沒想到她是這反應。

容祁珩:“……”

很好。

這一次,他居然敗了。

還是敗給了自已。

他真擔心下一刻沐熙直接跟著沈星辭走了。

小姑娘護著自已,沈星辭心情格外的愉悅。

他對沐熙說道:“叔叔這是想讓我早點回家了,不是要趕我走。”

“……”沐熙撇了撇嘴,沒說話。

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在場的三人心知肚明。

還是蘇晚棠的出現打破了僵局,“飯都好了,你們在那裡做什麼了?”

容祁珩咳嗽了一聲,“先吃飯,吃了飯再說。”

飯都好了,要是不留沈星辭吃飯,那沐熙心裡那杆兒秤要徹底偏向他那邊了。

沐熙直接拉著沈星辭去餐廳了。

她一路上嘴巴沒停,“小哥哥,媽媽今天做了你愛吃的東西哦,你可不能走。”

“我跟你說,是她自已做的,你一定要嚐嚐。”

“好。”

蘇晚棠和容祁珩的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天,沐熙到底沒跟沈星辭回聽軒小築。

好處是,沈星辭後面再來找沐熙時,容祁珩反應沒那麼大了。

也沒有過多的為難沈星辭,也讓他將沐熙順利帶走了。

沐熙自已都有點意外。

今天咋這麼好說話呢?

她甜甜地笑了笑,“爸爸,你放心,我過兩天會回來的。”

這個笑容無往而不利,容祁珩瞬間看得呆了呆。

沐熙和他平時相處時很少露出這種笑容,容祁珩下意識地就答應了:“好。”

說完才意識到哪裡不不對勁。

算了,兩天就兩天吧。

說話算話就好。

……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傾朝

霜璃月月

穿越民國,湘鄂贛開啟星辰大海

故國旗鼓

守護最好的艾澤拉斯

放白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