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桀似乎被顧白依的動作傷到,他看著顧白依,隨後嘆了口氣。

“我們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阿白”慕容桀隨意的坐在草地,他對著顧白依伸手拍了拍身旁的草地。

顧白依猶豫不決,不過見慕容桀確實不會傷害自已,她也順勢坐下。

慕容桀眼裡帶著笑意,向顧白依靠近。

看著眼前的男人,顧白依仔細端詳著,這才發現,眼前的這個慕容桀,額間有一簇火焰的圖案,而這圖案,同她手心裡的圖案一模一樣。

“阿白,你相信前世今生嗎”慕容桀突然開口,這讓顧白依錯愕不已。

慕容桀拉起顧白依帶有圖案的那隻手,在顧白依的注視下,兩人的圖案閃爍著微光。

“前世,你開啟天路後,那些人背叛了我們,他們居然逆轉了時間一切重來,就差一點,我們兩個就可以前往神域”慕容桀眼裡閃過狠厲。

顧白依不明所以,這些對於她來說完全是未知的,慕容桀口裡的天靈老人,不是已經在千年前隕落了嗎。

“天靈老人為什麼要這麼做”顧白依不明白,如今她得了神明的傳承,自然知道了關於神域的部分訊息。

“我也不知道,神明來臨時,天靈老人關閉了天路的通道,他拉著所有人準備同歸於盡,可惜神明早已發現了天靈老人的計劃,他的計劃功虧一簣,可惜”慕容桀狠狠的捶打地面。

“他居然有逆轉時間的神器”慕容桀目光看向顧白依,眼裡帶著思索。

他不明白,天靈老人在逆轉時間的那一刻,顧白依明明有機會阻止,可為什麼,她卻選擇放任。

在所有的事情塵埃落定以後,慕容桀的意識陷入黑暗,當他再次甦醒,一切還未開始。

或許是因為掌握了這個世界的規則之一,神器對他產生的影響很微小,他以靈魂的姿態遊離在這個世界。

他的實力在還未開啟天路時,便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並且隱隱窺探到規則。

而在天路開啟的那一刻,他繼承了神位的同時也掌握了靈界的規則。

直到有一天,兩股令他心悸的力量打破了這個世界的壁壘。

那兩位疑似神明的人降臨在這個世界,不過萬幸的是,神明陷入了沉睡,可神祇的力量卻依然可怕。

神明不是他可以觸碰的,他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他。

於是,慕容桀開始尋找天靈老人,因為他知道,擁有同樣力量的天靈老人,也在這個世界漂泊。

在找到天靈老人時,此時的他因為啟動時空鏡,已經被時間降下懲罰。

他的力量被磨滅的差不多了,曾經那個所有人需要仰望的宿源,如今卻散發著死亡的氣息。

一旦宿源再次使用力量,不過是加快死亡的降臨,可他卻為了靈界的安危,選擇同慕容桀合作。

他們偷偷設計了兩位陷入沉睡的神明,把其中一位沉睡的神明封印在死域,而另一位神明則封印在了墨家鎮守的禁地。

在顧白依誕生之際,他回到了顧白依的身邊,一直陪伴著她,可慕容桀發現,顧白依根本無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慕容桀知道,這個世界的規則不能被打破,所以,他想讓這一世順其自然,重演上一世的軌跡。

可從顧清瀾對顧白依細微的態度來看,慕容桀明顯的感受到顧清瀾對顧白依的疏離,這不得不讓他重新重視起來。

在顧清瀾五歲那年,外來時空的力量打亂了慕容桀為顧清瀾計劃的人生軌跡,他跟隨那股力量,卻被它發現。

於是大戰一觸即發,他利用靈界的規則把那隻狐狸驅趕,並且修改了顧清瀾的記憶。

即使他知道這樣對顧清瀾不公平,可顧清瀾的一生,註定是顧白依的墊腳石。

他利用顧清瀾的資源無條件的為顧白依鋪路,當慕容桀以為一切都會按照他的計劃發展時,那隻狐狸藏了一招,顧清瀾覺醒了。

慕容桀此時才發現,顧清瀾的靈魂不屬於這個世界,他想利用靈界的規則驅趕這個外來的靈魂,可這個靈魂太過強大,使得自已被反噬,陷入了沉睡。

當他甦醒時,顧白依沒有得到那神奇的空間,顧知畫也沒有前往中洲,一切都偏離了曾經的軌跡。

為了讓顧白依迅速成長,在他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為顧白依提供幫助,送上了那些寶物。

他把顧白依偏離後的軌跡重新拉回,可她偏離的人生軌跡根本不是這一點兩點的寶物可以彌補的。

在意識到這一點以後,慕容桀決定,顧清瀾必須死,一旦顧清瀾成長,那麼一切都將脫離他的掌控,甚至會影響到未來。

甚至他發現,在外時空裡,有人在背後注視著這一切,那些人是敵是友,慕容桀並不清楚。

此時他面對的勢力除了那隻狐狸,還有未知世界的那些人。

可是為了顧白依,他選擇面對這些威脅,規則的制定是為了守衛靈界的秩序,一旦規則被打破,秩序也會混亂。

可慕容桀顧不得這麼多,他違背規則,親自操控一切,趙書宜是他的第一步棋,透過趙書宜去殺死顧清瀾,這樣顧白依可以置身事外,規則不會懲罰她。

可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打亂了這個計劃,顧清瀾活了下來,他再一次出手,他藉助了顧白依的手,把滅魂釘插入顧清瀾的胸口。

一切塵埃落定,顧白依的人生軌跡迴歸了原本的樣子,可他發現,他掌握的規則無法維持靈界的秩序。

那些曾經隕落在靈界的神明意志復甦,顧白依繼承了他曾經的神明意志,而趙書宜則繼承了她們對立面的神明意志。

一旦繼承了神明的意志,那麼對立的兩個神明將會不死不休。

可也正因為如此,顧白依實力提升,才能讓自已顯現出身影。

“阿白,我一直在陪著你,你手裡的符文,是前世結成的靈契”

慕容桀的實力毋庸置疑,可顧白依卻忘不了那個神秘的,不可仰望的男人。

可此時慕容桀突然告訴她,一切都是假的,顧白依的心五味雜陳。

她低垂著頭,她能感受到手心裡的力量來自於這個男人。

“那祝烊呢”顧白依抬頭看著慕容桀,她想知道,那個神秘,不可仰望的男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傾朝

霜璃月月

穿越民國,湘鄂贛開啟星辰大海

故國旗鼓

守護最好的艾澤拉斯

放白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