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月看著顧伯康臉上擔心的神色,又聽他說了這麼一大堆,心裡突然感覺暖暖的,她沒想到顧伯康第一時間是擔心她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顧爺爺,您別擔心,我什麼事都沒遇到,不過,顧爺爺,我會醫術的這個事還是因為爺爺。”

“夏贏榮那個老頭子?”

“是的顧爺爺,其實我爺爺在我小的時候就給我找了好多個老師,他說都是他的兄弟和朋友,讓他們能教我一些技能,所以,我就是跟他們學會了醫術。”

“夏贏榮那個老傢伙,果然是秘密很多啊。”顧伯康笑著罵道。

(老夏啊,這月月,不會就是你最後的底牌吧,唉——)

顧伯康突然有些惆悵。

“顧爺爺,這件事要不要告訴時琛哥哥啊。”夏婉月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那臭小子估計早就察覺出來不對勁了,告訴他吧,也讓他有個防備。”

“那我去叫時琛哥哥過來!”夏婉月跑出了休息室直奔宴會大廳。

顧時琛和夏霆鈞,夏晏辭還有白洛雅正在討論專案的事情,抬眼就看到夏婉月遠遠的跑過來,等夏婉月到了身邊,顧時琛拍了拍她的背,“慢點跑。”

“時琛哥哥,顧爺爺說有事情要和你說,讓你去一下休息室。”“好。”

顧時琛轉身剛想和夏家眾人說些什麼,夏霆鈞卻開口道:“快去吧時琛,你爺爺應該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才來讓月月尋你的。”

顧時琛微微頷首,“夏叔叔,白阿姨,大哥,先失陪一下。”夏婉月看他說完了,拉著他就往休息室跑。

“月月這丫頭,有了顧時琛就忘了我們了,真不知道當初是誰說不要來的。”夏霆鈞看自家女兒牽著顧時琛跑走了,頓時心中有些吃醋。

“兩個孩子現在還沒什麼呢,你這還開始吃上醋了。”白洛雅挽上夏霆鈞的胳膊,笑著打了他一下,夏霆鈞撇撇嘴不再說話。

對於自家老爸老媽突然恩愛的舉動,夏晏辭覺得自已還是先去別的地方吧,他確實也這麼做了。

被夏婉月拽著跑的顧時琛捏了捏兩人牽著的手,“月月,怎麼了這麼著急,出什麼事了嗎?”

“時琛哥哥,這裡人多眼雜,去了休息室再說。”顧時琛不再開口,任由夏婉月牽著他跑。

“顧爺爺,我把時琛哥哥帶回來了!”夏婉月關緊了門對著顧伯康說道。

“月月,你和時琛說吧。”夏婉月點了點頭。“時琛哥哥,我剛剛給顧爺爺把了下脈,發現顧爺爺中毒了。”

“什麼?!”顧時琛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他想不到那些人竟然真的會對爺爺出手,爺爺這麼大年紀了,他們怎麼能下的去手!

“顧爺爺中的是相引毒。”“地下城近期新流通的那種毒?”夏婉月有點驚訝顧時琛竟然知道。

“對,就是那種毒,但不是沒有辦法治療的,我和顧爺爺說好了,今晚時間太倉促,明天上午準備好需要的東西之後,我會去幫顧爺爺解毒。”

顧時琛低著頭好像在思考什麼。

過了一會兒,顧時琛直接牽住了夏婉月的手,神情嚴肅,“月月,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夏婉月愣了下,眨了眨眼睛,她沒想到顧時琛竟然和顧伯康想到一起去了,知道這件事之後卻都是先想著自已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顧伯康看著兩個孩子笑了,他知道顧時琛這是和自已一樣想多了,“時琛,彆著急,月月會醫術這個事還是多虧了你夏爺爺,他在月月小時候就給她找了老師,所以她才會醫術。”

夏婉月聽見顧伯康的聲音反應了過來點了點頭,看著兩個人牽著的手,臉上驟然升起一抹紅,迅速蔓延到了耳根。

她快速的鬆開兩人的手,“顧爺爺,時琛哥哥,明天上午我會過去的!對啦!顧爺爺,時琛哥哥,我會醫術的事先別告訴我家人,爺爺之前都是讓我偷著學的!我…我先走啦!”夏婉月跑走了。

顧時琛看著自已空蕩蕩的手愣了愣,隨即把手放進了口袋,輕咳了一聲。

顧伯康看著孫子這個樣子,心裡笑著說這婚事沒跑了。

“爺爺,那您在這兒好好休息吧,我得去大廳看看,爺爺放心,祁天他們都在外面守著,有事兒您就叫他們。”

“好,快去吧。”

夏婉月回到了宴會廳,顧時琛也緊隨其後,他快步追上了夏婉月,拉住她白白嫩嫩的手,“月月,跑什麼,嗯?”

夏婉月被顧時琛的聲音迷的臉紅,“時琛哥哥,這,這麼多人呢…”說著就要鬆開顧時琛的手。

顧時琛看小姑娘害羞這樣子,一把摟住夏婉月的腰,嘖,太瘦了。

“月月,叔叔阿姨是不是還沒告訴你,我們是有婚約在身的啊。”顧時琛故意側頭在夏婉月耳邊說道。

夏婉月腦子裡一團亂麻,呼吸一滯,心跳的快要蹦出來,僵在原地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了。

顧時琛輕笑一聲,放開了她。小姑娘還小,不能嚇到她。

“時,時琛哥哥,你有點壞!”夏婉月趕緊跑走了。她哪有被別人這樣撩過,本來就很白的面板,紅的像蘋果一樣。

夏婉月回到白洛雅身邊的時候,整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月月啊,是不是感覺太悶了,臉怎麼這麼紅。”

“怎麼了月月?”夏晏辭在旁邊看到妹妹這個樣子總覺得有問題,如果夏婉月說有人欺負她,夏晏辭可不會顧及是誰家的宴會,翻了天也得給妹妹報仇!

“我沒事。大哥。”夏婉月才不會告訴他們是顧時琛那個壞蛋。

不過,他剛才說什麼?他和自已有婚約在身?!夏婉月一瞬間又像被雷劈中了一樣。

“媽媽!我們去那邊唄~大哥和爸爸這邊太無聊啦。”“好,媽媽陪你過去。”夏婉月拉走了自家老媽想問個徹底。

“媽媽,剛剛時琛哥哥和我說我們有婚約是怎麼回事啊?”

白洛雅就猜到女兒那個樣子是有事情要問,只是她沒想到是這個事情。“月月,其實就是你爺爺和顧爺爺在你們小時候說的一句玩笑話,你也別有壓力,你要是不想嫁咱們就不嫁。”

白洛雅雖然覺得兩個孩子的婚事是頂好的,但是月月要是不同意,她肯定也是不會同意的。

夏婉月又想到了顧時琛那張帥帥的臉和被他抱在懷裡的時候,感覺很不錯的身材,突然臉紅了,“媽媽,其實,時琛哥哥,也不錯,是吧?”

夏婉月眼神飄忽的樣子讓白洛雅看著想笑,兩個孩子要是能成,那肯定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啊。

“是啊,你時琛哥哥真的挺不錯的呢。”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八零重生嫁前男友

陽陽暖暖

從賽博朋克開始

ARKSilver

全民領主,但我有超級爆兵系統

老陸子

風暴止息,世界走向它的路

一隻i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