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難過了,完美的五條老師被太多人需要了。”五條悟式抹眼淚抽泣假哭音,“人家真的超級想帶著鹿丸好好逛逛高專啦——”

“但爛橘子臨時說有超級緊急、非最強莫屬的工作啊,雖然老師我也想把爛橘子全部殺光!……但畢竟我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人嘛~當然要去保護世界啦~”

「世界要是殘破不堪,那最強又有什麼意義。

最強的名頭總要落在正義人士身上,否則終將和世界一同走向末路。」

“……”奈良鹿丸繼續死魚眼。

‘不要以為自已長得好看就為所欲為,你以為我吃這一掛嗎?’

“鹿丸是不是在心裡誇我了,我從你的眼睛裡都看到了~”

“…沒有。”

“呀~別害羞嘛,這樣子搞得老師也不好意思了。”

“完全沒看出來。”

“雖然完美的五條老師不能陪你逛校園,但老師會讓你一個人生地不熟的新朋友在這裡束手束腳嗎?那才不是五條老師的作風哦~期待吧,我給你找了個稍微次我一點的導遊!

“鏘鏘鏘鏘——”五條悟一把掏過伏黑惠。

“喂!放開,你這個沒有邊界感的無良老師!”伏黑惠拿手肘頂開五條悟,然後用手掌推開五條悟的臉。

那張好看的臉被擠壓地嘟嘟的,竟有幾分可愛,嗯,欠扁地可愛。

“你又誇老師了吧?”

“……”六眼會只挑自已想聽的讀心?

伏黑惠:“別理他,你跟我來吧,我帶你熟悉一下學校。

“我是伏黑惠,目前是咒術高專一年級生。”

伏黑惠語氣非常自然,而奈良鹿丸能看出人的一切假面和偽裝,他能看出面前這個孩子沒有裝,伏黑惠就是什麼都不知道,估計當他是新入學的學生。

奈良鹿丸看向五條悟,那眸光難得有些不解,雖然他是體術廢柴吧,可怎麼也是超危險的組織成員。

直接把他放在伏黑惠身邊並且隱瞞真實身份真的好嗎?

這到底是什麼無良教師?

“哈,別看我了,惠醬都走了哦,快跟上快跟上——五條老師真的沒空啦。”五條悟推兩下奈良鹿丸的肩膀,捧著他的腦袋轉向伏黑惠。

“…麻煩死了,隨便你。”

‘好麻煩啊,不想和任何人交流,不想建立任何聯絡。’

伏黑惠邊走邊向奈良鹿丸介紹:“我們一年級共有四名學生,分別是虎杖悠仁,釘崎野薔薇,吉野順平還有我。他們都是非常好相處的人……”

“海帶!”白色小蘑菇在前方鬼鬼祟祟。

“狗卷前輩。”伏黑惠禮貌打招呼,他又對奈良鹿丸道,“這是狗卷棘學長,二年級生,因為能力是言靈所以平時一般用飯糰語講話。”

“不,沒必要和我說的這麼仔細。”奈良鹿丸又打了個哈欠,“你能告訴我你們這兒哪裡採光最好又不被人打擾嗎?好想睡覺——”

伏黑惠:笑不出來。

啊,是因為咒術界人才凋零?所以才沒幾個正常人嗎?

“那我就只帶你去食堂宿舍這些必要的地方,然後你就去休息吧。”伏黑惠也沒什麼好堅持的。

“有地圖嗎?”奈良鹿丸已經看到了一塊風水寶地,他逐漸脫離伏黑惠的身後。

伏黑惠扶額:“……有。”

————

碧空如洗,宛如畫中世界。間或有柔和微風穿梭在樹林草叢間,將草木清香蓋在少年身上。

奈良鹿丸半睜開閉合的雙眼,好不愜意。

白色蘑菇窩成一團,背對他“吭哧吭哧”地和手中包裝袋鬥爭。

像個倉鼠。

“撕拉——”

鹿丸自然的閉上眼,好像從來沒有睜開過。

“昆布?”睡著了嗎?

“……”睡著了,別叫我。

恰此時,伏黑惠和兩位同齡的少年少女朝他們走來,身前帶路的是一位畏畏縮縮的中年男人,瘦削的臉,青黑的眼圈,彷彿這輩子沒睡過好覺。

“喲!狗卷前輩!!”虎杖悠仁元氣滿滿。

中年社畜和青春男大的對比真是慘烈。

狗卷棘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他剛準備吃飯糰,大半張臉都露在外面,配上滴溜圓的眼睛,十分可愛。

虎杖悠仁連忙捂嘴。

“狗卷同學,實在抱歉,但高層的命令是需要一年級生全員參加任務,這位……”伊地知聲音中氣不足,每個字倒是清晰。

可他還沒說完,就看見奈良鹿丸早已睜眼。

奈良鹿丸是下三白眼,相學認為具有這種眼部特徵的人天生冷漠無情。

有點以貌取人了,可被奈良鹿丸這樣不帶感情地盯著…

伊地知覺得自已一瞬間完全被看穿了,他的怯懦……和他的視而不見。

伊地知,你當真完全不知道這次的任務是殺人行動嗎?

是高層故意支開五條悟,借咒靈之手,想除掉虎杖悠仁和奈良鹿丸——這些你當真完全不知情嗎?

“不去。”奈良鹿丸翻身,側臥著睡覺。

釘崎野薔薇惡人顏開口:“原來是個膽小鬼啊混蛋!”她雙手自然垂直抬到胸前,嫌棄地往前擺手,“走走走,就這樣,快點快點。我們幾個就夠了,不要帶拖油瓶。”

“……”隨你怎麼說,這麼低階的激將法只對漩渦鳴人有用吧。

……不一定,但反正對奈良鹿丸沒用。

伊地知擦汗:“這這這,不行啊,”

“哈?有什麼關係,反正只要咒靈祓除了不就好了?”

“等下,釘崎,伊地知先生也就是負責傳話的,你和他說沒用,別這樣為難他啊。”伏黑惠按住好像隨時要打人的釘崎野薔薇。

伊地知瘋狂擦汗,心裡暗道:雖然把我說得很沒有尊嚴,但確實啊,拜託不要為難我了……

“知道了!只要他在就行了是吧!”釘崎野薔薇一把扯起奈良鹿丸,還拉攏好忽悠的虎杖悠仁,“喂,虎杖,快把他搬到車上,你也不想五條老師回來就聽說‘你學生任務失敗,失敗在起點’的訊息吧?”

“是!我來了,我來幫新同學!”

奈良鹿丸婉拒:不,完全不需要你幫。

伏黑惠象徵性地“欸,欸”了兩聲就開始裝聾作啞,擋了,但沒完全擋。

伊地知欣慰,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他暗自呼氣,卻對上了奈良鹿丸冷漠冰寒的視線。心臟猛然一跳,甚至有點痛。

“是不是在想,真是太好了啊?”

“你想自欺欺人說不知者不罪,可如果我說你有罪呢?”

如果我以邪神的名義判你有罪呢?你害不害怕?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