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調查結果怎麼樣?”

森林中,鳴人與佐助的身影出現在某處溪流邊,這裡正是他們約定會合的地方。

因為自已今天需要去找白,因此調查卡多以及他的海運公司的任務就全都交給了佐助。

“已經確定了,卡多和他的手下都匯聚在這座島上,目前並沒有找到他的財富藏在什麼位置,不過他手下的船都會停靠在附近的一處港口。”

“已經足夠了,只要他本人在這,那麼計劃就不會出現問題。”

那麼,計劃開始。

兩人的身影消散在原地,前往島上卡多的基地。

陰雲遮掩住月光,高聳的樹木插向天空,一個錐狀的城堡屹立在中央,盤根錯節的管道向四周延展開。

無形的殺機開始蔓延,

鳴人與佐助對視一眼,隨後潛入城堡。

“噗!”

苦無劃過,守門的兩個武者毫無徵兆的癱倒在地。

在如此陰暗的環境下,城堡中的眾人根本無法察覺到兩個忍者已經無聲無息的潛入了他們的房間。

“這麼輕鬆的死去真是便宜了這些禽獸。”

又解決數個目標,鳴人輕聲唾罵。

這些武者將這座小島完全視為了自已的私人財產,各種邪惡的行徑在這裡毫無掩飾。

手下的動作不由加快了幾分,早已查明情報的他毫無憐憫,將所有的目標逐一抹除。

終於,在頂層的房間外,鳴人和佐助再次彙集。

“已經將所有的目標都解決,就剩下卡多了。”

“那麼,是時候結束這場鬧劇了。”

寫輪眼浮現在眼眶,鳴人潛入卡多的房間。

“啪!”

一巴掌喚醒依舊沉醉在夢鄉的卡多,在他睜眼的瞬間,瞳術便已經發動。

幻境中,一場好戲逐步拉開序幕。

“老大,老大,不好了,有一群木葉的忍者闖進了城堡,下面的兄弟們已經抵擋不住了,就連我們僱傭的那些忍者都被殺光了。”

被手下喚起,卡多的面容充滿陰霾。

“真是一群廢物,還自稱什麼鬼人,連家裡都守不住。”

“放棄這裡,將我保險櫃中的東西都拿出來,我們從密室中離開。”

吩咐親信將重要的物品帶好,卡多解開房間的密室,沿著密道向外跑去。

在幾個手下的保護中,卡多一路逃向了港口,登上一座巨型的貨船開始向海外逃去。

“這群該死的木葉忍者,竟然敢攪壞我的好事,等我逃出這裡,一定要把出現在波之國的忍者都掛上懸賞。”

巨型的貨船內部,卻是被改造的豪華房間,終於逃到自以為安全的地方,卡多暴跳如雷,不停的咒罵著。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裡?”

“先去基地吧,我要去取一些財寶,將這些忍者都送上懸賞。”

貨船在海面上不斷前進,最終停靠在了一座地圖上毫無記載的小島。

帶著手下登上小島,一行人最終進入了一處山洞中。

無數的金玉珠寶灑落在地,又有一層層的寶箱壘在牆邊,山洞中,並不狹小的空間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財富。

......

“原來是將所有的財寶都隱藏在一座從無記載的島嶼上了嗎,真是有趣的藏寶地點。”

在幻術中引導著卡多將自已最大的秘密毫無遮掩般暴露在自已的面前,鳴人輕聲嘲笑。

又嘗試了幾次幻境的引導方向,終於將卡多的所有秘密都揭曉後,將幻術解除了運轉。

睜開眼的卡多一臉茫然。

自已不是已經逃到了只有幾個親信才知道地方的基地小島了嗎,怎麼會再一次出現在這裡的房間中,眼前兩個陌生的忍者又是怎麼進入這裡的。

突然,他看到了門口倒在血泊中的兩個親信,遊離的思緒終於被拉回了現實。

“撲通!”

從床上翻滾到地上,卡多直接跪倒在鳴人和佐助的面前。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有很多很多的財富還藏在其他地方,我可以都交給你們,只求你們能放了我......”

“嗤!”

苦無插入了跪在地上卡多的額頭,他求饒的聲音消散,眼中還殘存著一絲不可置信。

他不知道的是,眼前的二人早已對他的一切一清二楚,早已沒有了耐心繼續聽他的求饒。

沒有在意死在佐助手下的卡多,鳴人回頭看向了不知何時來到房外的白。

“收拾戰場的事就交給你了,將這裡都收拾好後,來約定的地方找我,亦或者帶著再不斬逃出這個國家。”

“是選擇與我一起實現那個夢想,還是繼續與他在這個世界上到處逃亡、躲避。這是你最後的選擇。”

言畢,鳴人深深地看了一眼面色複雜的白,帶著卡多在這個房間中存放著的最重要的物品,與佐助一起離開了城堡。

“嘔!”

與佐助跑到一處溪流邊,兩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一個角落發洩著殺人的不適。

看似消滅卡多的過程中兩人果斷狠厲,但其實這次還是兩人第一次親手殺人,帶來的不適一直充斥著兩人的心神。

總算是宣洩一空,兩人面色慘白的駐靠在一起。

“你就這麼放心她嗎?”佐助開口詢問。

“並不是放心,而是相信,我相信如此善良的他,一定會選擇與我們一起實現那個理想。”

“嗯,經歷這麼多,我已經可以確定你當初給我展示的一切都是會在我們的未來發生的,在完全佔據主動的情況下,她的攻擊也完全避開了我們的要害,這樣的對手確實值得尊重。”

“不過,她的實力對未來我們的對手而言,有些過於弱小了吧。”

“並不會,冰遁血繼限界,是一種非常強的力量,他的開發方向只要稍微引導一下,就能成為我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且,我們也並不是只需要他的力量才選擇容納他,對我們而言,財富掌握在手中完全沒有用處,我們需要一些人來幫助我們將這些財富使用起來,白會是一個很好的管理者,他的才智足以幫我們建立初期的一切。”

“還有,一直忘記告訴你,白其實是一個男孩子。”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