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東揉了揉緊皺的眉頭。

難搞…

楊慶的不靠譜,雷永軍的喜怒無常。

還有孫大年今晚對自己的古怪態度,更是陳曉東他琢磨不透。

他究竟想幹什麼?

說忌憚肯定是不可能的,自己一窮二白什麼都沒,還是說孫大年正在謀劃什麼,暫時騰不出手來對付自己?又或者是孫大年背後那害死自己父母真兇讓他不準舊事重提?

陳曉東太想知道答案了。

但他清楚想讓孫大年如實回答,必須將他幹翻才行。

正好!

自己還得配合楊慶收拾雷永軍。

那就來一出吃大哥,用大哥,最後幹大哥的戲碼吧。

雖然不怎麼地道,可誰讓雷永軍動不動就想掏槍瞄準自己呢?

所以只能算他倒黴了。

理清思緒,陳曉東走出辦公室,來到收銀處詢問今晚的營業額。

很不錯。

今晚的收入比魏恆在職時,最火爆的時候還多。

“陳經理,你真能幹!”收銀小妹崇拜道。

“他還能有我能幹?”

趙偉強板著臉問出聲,這可把收銀妹子嚇壞了,趕緊說道:“趙副經理也能幹。”

“…其實你沒必要加個副的,不然明天上班不管你左腳還是右腳先進門,我都有理由將你開除的,哎,我操,你打我幹什麼!”

本想在下屬面前耍經理威風的趙偉強感覺後腦勺一疼,立即回頭怒視陳曉東,在下屬面前怎麼就不懂得給自己留面子!

“有能耐跟孫大年橫去,別嚇唬小姑娘。”

“我剛才不是橫了嗎?孫大年都被我嚇得掏槍了。”

“趙經理…好像是我們被孫大年掏槍嚇得躲在陳經理身後的…”

“阿光,有沒有人說你情商很低?”趙偉強無語道。

“有啊,我以前是拳擊教練,老闆跟客人就這麼說過我,因為客人讓我打他,我就真打了,好幾個鼻子骨折,然後就失業了…”

“……”

一句話,徹底將眾人整無語了。

不過他們也明白,阿光為什麼拳頭這麼硬了。

“阿光,以後不用管我們叫經理,叫我東哥,叫他強子。”陳曉東笑道。

“是,東哥,強…強哥!”在趙偉強目光威脅下,阿光趕緊改口。

“嗯?三娃子呢?”陳曉東問道。

“他說餓了,去找點吃的。”

陳曉東點點頭,正準備讓趙偉強去將其找過來時,突然瞧見對方一手綠豆糕,一手果凍,邊吃邊走過來說道:“東哥,這好好吃哦,你明天再買點唄。”

“你從哪裡拿的?”陳曉東總覺得有些眼熟。

“我二哥那裡啊。”

陳曉東一怔,二娃子不是早就嗝屁了嗎?正納悶時趙偉強跳腳了,臭罵道:“你他媽的是真敢啊,關二爺的貢品也敢拿!”

“我是常山趙子龍,吃我二哥點東西怎麼了?”

“還他媽吹牛逼是不?我姓趙都沒敢說自己是趙子龍,你也配,看我不收拾你!”

……

兩個活寶頓時鬧成一團。

“好了,吃就吃吧,待會記得給二爺磕個頭,咱們混江湖的既然將二爺請回來供奉還是要有敬畏之心的,你們先跟我來開會。”陳曉東說道。

會議室。

幾人隨意圍坐在一起。

這幾人陳曉東目前的所有班底,雖然不多,但各有各的長處。

探討的問題是如何經營好KTV。

“我覺得少婦這玩意不是長久之計,雖然短期客人會因為新鮮感導致客源不斷,但長久下去還是不如專業的坐檯小姐,那些筆癢的少婦喝醉了就想找人打炮,根本就不會多賣酒!”趙偉強說道。

“東哥,我覺得咱們人太少了,如果再打起來我害怕…”

“我剛才想去廚房拿吃的,服務員跟我說上次廚房爆炸把廚師嚇跑,必須抓緊找一個。”

“……”

還真是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幾人說的事情,都是要儘早處理的問題。

少婦畢竟是有家庭,不穩定因素太多,確實要有靠譜媽咪帶隊會比較好,陳曉東覺得有必要跟曾麗溝通一下,對方想幹就接著幹,不想就滾蛋,他自己去外面重新找個媽咪。

“強子你讓少婦繼續頂幾天,剩下的我想辦法,至於廚師跟人手的話,你們有推薦的嗎?”陳曉東問道。

“我的人脈都是高質量的少婦,其他的沒有。”趙偉強搖頭。

“東哥,要不我把我弟弟叫過來吧,四娃子到現在還沒個正經工作呢,雖然有點虎,但打架絕對沒問題的。”

“東哥,我有個哥們以前是在拳擊館煮營養餐的,挺講義氣的,我被開了他也不幹了,身手人品都沒問題,就是眼神…可能不太好。”

三娃子跟阿光先後說道。

對於四娃子。

陳曉東多少有些印象,以前跟三娃子一起當自己跟屁蟲的。

偷人地瓜,偷抓雞去燒烤,絕對有他們的份,就是每次被發現三娃子反應最慢,所以都是他來背鍋捱罵,自己現在好起來了,讓四娃子過來工作也不錯,讓他好好攢錢回家娶個媳婦。

“你朋友眼神怎麼個不好法?”趙偉強好奇道。

“他留著斜劉海,老喜歡用一隻眼睛看人,而且……”阿光說道。

“那沒事,叫過來吧,我同意了。”

趙偉強大手一揮,直接拍板,見阿光在那不斷感謝,心中的虛榮心一下子被滿足了,這副經理當得真爽,有的是機會裝逼!

……

凌晨一點。

KTV的生意也接近尾聲,陳曉東交代趙偉強等人好好看場,便先行回家。

回到小區樓下,陳曉東看著樓上還亮著燈的窗戶,心中升騰起一絲溫度。

林婉茹真在等自己嗎?

其實…

不止是林婉茹在等,陳大志也在等。

但他卻是鬼鬼祟祟貓著腰,趴在窗戶往樓下看,當發現陳曉東的身影之後立即折返到客廳,對林婉茹說道:“老婆,陳曉東回來了,記得我剛才跟你交代的,晚上吃虧點不要緊,我永遠愛你。”

“你的愛我,就是這麼愛的?”林婉茹對這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失望透頂。

“唉,我也不想這樣,但這是對我們最好的辦法了。婉茹,為了我們的未來,你稍微犧牲一下吧。”陳大志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哀求道。

“……”

林婉茹聞言沉默了。

不是她不想反駁,主要是陳大志說得沒錯,這是目前最省錢最有效的辦法了。

但…

這辦法誰都可以提,唯獨陳大志不行!

因為…

他要自己這當嫂子的,去勾引陳曉東…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多元關聯擬腦技術

法慧生

重生之時代征途

安安的生活

嫁給反派他叔,我躺贏了

彩葉姬柳

分手後,我被可愛妹妹狂撩

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