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眼前一堆堆白晃晃的身軀,凱思似乎明白了為何人人都想成為老大,他對“妓院”一詞的理解也越發深刻。

就在剛剛,凱思爽完後,幾個裝有暗朽鋼鐵鑄造手臂或腿的“病友”將他帶到了這裡。一路上,沒有人對他呼來喝去,更無人對他打罵,凱思切實地享受著這一切,嘿,這些可是在外面和以前無法享受到的!

他記得,當初是因為飢餓才進入這裡,他在這兒生活快十年了,如此暢快的時刻才剛剛開始。

一群人肆無忌憚地走進女舍,精神病院裡即便多數是傻子或瘋子,但也有俊俏的姑娘。“兄弟,你發什麼愣呢?”身後的大哥轉頭一臉淫笑,“怎麼,你還是第一次啊?”

“呵呵…呵呵……”凱思傻笑的回答。

他的頭慢慢地轉了一圈,然而,當轉到側角 45 度時,他的眼睛卻被什麼東西所吸引住,突然停下。

孤獨的氣息宛如輕煙,縈繞在他身旁。儘管周圍鶯聲燕語闖入耳內,在人群外,她卻像張的畫展中的白紙般孤寂。

少女的面板異常蒼白,彷彿血管中流淌的是冰雪而非血液,與身上那件黑色的大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的小腳輕輕地踩在冰冷的灰塵地板上,似乎對地板的寒冷渾然不覺。少女整個人蜷縮在病房的角落裡,眼神中只剩下無盡的麻木,彷彿被抽走了靈魂。她那漆黑的短髮毫無生氣,彷彿失去了光澤的琴絃,兩隻纖細的手臂伸出,靜靜地沐浴在這僅剩冷月的寒光之下。九天之上,是否真有一位在廣寒宮中孤寂的女子?如果有,那女子的淒冷是否比得上她的一分?

“嘿,大哥,怎麼,你看上這個呢?”老大哥淫笑著指揮道,“那個誰,把他拉出來,伺候我老弟!”

其實大多愛情都來的很快,往往都是一眨眼的功夫,或者說,DNA中的繁衍與多巴胺的分泌有時讓你顧不上想其他東西,一見鍾情,就是如此。

聽到聲音,少女下意識抬起蕭糜的下巴,那麻木至極的雙眼撞在凱思那混沌的瞳孔上,凱思有些發懵,沒上過學一直保持純真的他自然不懂什麼叫做愛情,他就是覺得……

覺得眼前這人可能和自已以前只想要“上”的那些人不一樣。

但具體是哪裡不一樣,他又空口無憑。

他張了張嘴,眼睜睜的看著少女被兩個嘍囉拉起身子,拖拽著來到他的身前,少女咽唔一聲,發出吃痛聲。

“蠢貨東西,好好照顧我老弟知道不!”身後的老大哥惡狠狠的對著少女說道。

凱思有些說不出來話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特別討厭身後的老大哥這樣,換句話說,他似乎並不喜歡那些欺凌別人的人。

“你…可以起來嗎?”凱思罕見的低沉下聲音。

“有…有點困難,抱歉……”少女似乎為自已無法站起而深深痛恨,她雙手抓住凱思的褲腿,幾度想要起身,卻求而不得。

“我幫你…”凱思兩手抓住少女的下臂,在後者茫然的目光下,輕輕把她托起。

“我可以服侍你了嗎?”

“可以了。”

骨瘦如柴的手掌撫摸著他的胸膛,彷彿透過這乾癟的手掌,便可以感受到她的全部,他不知為什麼,心中有些痛苦。

“呵呵,老弟,你好好耍,我先玩了。”老大哥把目光放到不遠處那個有著三十多年齡的成熟婦人,她此刻雙手被鐵鏈綁住,整個人呈現一種荒誕的站姿,奄奄一息。

“你……你好。”

凱思這才發覺,那雙美麗的眼眸並非麻木,而是黯淡無光,宛如失去了星辰的夜空。

她是個瞎子。

即便凱思再混蛋,他也只是個剛剛獲得力量的質子。也就是說,他尚處於人類的範疇。看著眼前這令人心碎的一幕,他的心也不禁隱隱作痛。

凱思下意識地伸出手,輕輕地放在少女的眸子旁邊。這個動作讓他不禁想起自已當初是如何為父母的屍體合上雙眼的。

“你叫什麼?”

“霍米娜,媽媽說,這是太陽女神的名字。”

“不錯的名字,我叫凱思。”

“凱思,為什麼不上我?”

“我…我不知道,我…我看到你……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心疼。”

“謝謝。”

霍米娜感受著凱思手掌的溫柔,聲音細小,那如冰雪般蒼白的臉龐上,竟微微泛起一抹笑容。就連麻木的眸裡,流出一行清水,她輕聲說道。

“你和他們不一樣。”

自已和他們不一樣嗎?凱思當然不知道。但在內心深處,他覺得自已和他們並無差異。

胡說!

“我和他們一樣!”凱思彷彿一隻急了的猴子,他的雙臂如失控的鐵錘,狠狠地砸在了霍米娜的咽喉上。他甚至來不及思考自已的所作所為,便發出行動。

胡說!!

二逼,確實是二逼啊!思考邏輯也無法預測。

胡說!!!

凱思就這一下,讓一切還未做出反應的霍米娜發出遏制尖叫,雪白的臉龐顯得更加雪白,少女倒在地上,困難的吞嚥著口水,卑微的喘息聲讓凱思彷彿回到十年前那個夜裡。

母親與父親倒在巨石之下,血腥與土腥讓跪倒在地的他喘不過氣。

父母的咒罵迴盪在他的腦海 是他害死了他們,這十年來,他自然無法忘記這一切。

自已當然和他們一樣!

自已也必須和他們一樣!

凱思不敢回到那個被欺負的時候了,他太害怕了,害怕於自已什麼也無法得到的時候。

所以,他做出了和十年前的做法一樣的行為。

凱思告訴自已。

他現在不一樣了!

不一樣了!

“去尼瑪的!”凱思如此說著,他不敢在這裡多停留一秒,吐了口唾沫留在地上,周圍一片寂靜,大家明顯被凱思這一下搞沉默了。

“現在她是我的了,是打是罵,我來負責!”凱思拋下一句宣告主權的話後攜帶著在自已的膽怯與恐懼看了眼還在困難喘息的少女,落荒而逃。

(PS:最近看惡搞之家,卻還未看懂畜生的精髓,看來還需努力。)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超神的我賴在新手村不走了

無線風箏

方知縣探案錄

長風寥落

渺渺的救世之路

UXG丸小

刮痕

小鼠子呀

我陪宿主一起瘋

愛吃瓜的閒人

系統:氪金就無敵

人不憐